欢迎您访问辣妈生活帮
登陆 | 注册

趁我无防备好友抢走我男友

2018-6-14 来源:互联网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 3年前,男友被上海一家外企录用,我跟着他离开家乡湖北来到上海。他的父亲是上海人,回上海是他的梦想。虽然上海亲戚并不怎么接纳我们,可男友始终都把自己当作上海人。   来上海后,有半年时间我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。为了找工作,我常跑人才市场。一次,在人才市场参加招聘...

  3年前,男友被上海一家外企录用,我跟着他离开家乡湖北来到上海。他的父亲是上海人,回上海是他的梦想。虽然上海亲戚并不怎么接纳我们,可男友始终都把自己当作上海人。

  来上海后,有半年时间我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。为了找工作,我常跑人才市场。一次,在人才市场参加招聘会时,忽然听到一个摊位上传出争吵声,我扭头一看,见一位看上去有点柔弱的女孩正和招聘人员争辩着。突然,她一把抓起桌上的简历撕了个粉碎,然后转身扬长而去。后来,在另一个摊位前我找到了她。皮肤白皙、眼睛很大的她一副冰清玉洁、人见人爱的模样。我询问她刚才发生的事,她轻声骂道:“TMD!凭什么非要有上海户口?”我们一下就有了共同语言,于是便找了个角落,唧唧喳喳地聊了起来。

  她就是雪儿,新疆回沪知青子女。从此,我们便成了好朋友。一个月后,我们一起应聘进入一家台资贸易公司当业务代表,成了朝夕相处、并肩作战的同事。雪儿是个外柔内刚、性格有点“作”的女孩,在新疆有一个比她大10多岁的男友,而且还是有家室的。这年的国庆长假,她回新疆看望男友。假期结束后的头一天晚上,我请她来我和男友同居的家中作客,几杯酒落肚,雪儿“呜呜”地哭起来。她告诉我:为了逼男友离婚,她把男友一家闹得鸡犬不宁,出于各方面的压力,男友被迫选择和她分手。她说她不想活了,想去自杀。我尽力地开导着她。这时,一位朋友打电话找我,我便对男友说:“你代我劝劝雪儿,我去客厅听电话。” 这位朋友很口罗嗦,电话足足通了半个小时,等挂上电话回到卧室,只见她和男友正有说有笑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呢。也怪我太没有心计,太没有防人之心了。就是这么半小时,为日后我和男友的情变埋下了伏笔!

  雪儿曾经说过:“一定要嫁一个有钱的男人,年龄倒无所谓。”男友只比我大一岁,事业也刚起步,并不符合雪儿的“标准”,可我做梦也想不到的是,从那天晚上起,他们居然在暗中牵手了。我发现她和从前不一样了。每天中午,她总会接到一个电话,然后压低声音和对方聊一刻钟左右,才和我一起去吃午饭。

  同事们在传她有了新男友,我问过她好几次,可她却很“神秘”地表示:“不用多问了,是不是有新男友以后会告诉你。” 后来,雪儿不再和我一起出去吃午饭了,而是乘同事们出去用餐时,一个人躲在办公室里接听电话。

  再后来,雪儿开始有意回避我,不再和我聊天谈心,也不再和我一起下班了。她甚至还向上司提出,希望换到另一组去工作。她的这些反常举动令我百思不得其解。我多次约她好好地谈一谈,都被她以各种借口回绝了。男友的变化更让我吃惊。以前,他基本是“两点一线”,下班后就回家陪我。可自从那天晚上以后,他经常很晚才回家,甚至还发生了夜不归宿的事情。我问他为什么不回家,到哪里过夜了?性格内向的他憋了老半天才说是住在他叔叔家里了,可我知道他婶婶对他并不好,他叔叔又怕老婆,住在他叔叔家里根本不可能!即使回到家里,他也不再像以前一样陪我说话或看电视了,而是捧着手机发短信,一副自得其乐、很陶醉的样子。 女人私房话(http://sifanghua.com)

  最要好的女友兼同事和最亲密的男友竟然都变得古古怪怪、鬼鬼祟祟了,以前,觉得他们是自己最贴心的人,可现在,发现他们变得陌生了,变得难以理喻了。一天晚上,乘男友上厕所,我拿起他的手机检查,发现里面有很多挺肉麻的短信,再一看对方的手机号码,顿时愣住了:这不是雪儿的手机吗?我马上用森的手机发短信问雪儿:我是梅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雪儿没有回复。晚上睡觉前我请男友解释原因,他一下涨红了脸,结结巴巴地说:“发错了,发错了。”第二天上班遇到雪儿,她竟当着众人的面,恶狠狠地对我“解释”:“发错了!发错了总可以吧!”我这才意识到,我和森、雪儿之间一定是出了大问题了。

  我和雪儿见面不再说话,形同陌路。雪儿是个很“作”的女孩,她有意在办公室里放风:已新交了一个男友,对方对她如何如何听话之类。有要好同事向我描述了雪儿新男友的情况,与男友几乎如出一辙。那次,我去江苏无锡出差,原定3天时间,可到了第二天突然身体不适发高烧,只好请假连夜返回上海休养。回到家已是晚上10点多,打开房门,客厅里漆黑一团,心想男友可能又去外面鬼混了。刚走到卧室门口,就听到里面有女人的声音。我怒不可遏地推门而入,只见雪儿和男友竟躺在我的床上……真是恶心透顶!

  以后发生的事我有点记不起来了,只记得最后是我冲出家门,叫了一辆出租车,飞快地离开了这个肮脏的地方。当天晚上,我住到一位要好女同事的家中。以后连着一个星期,我高烧不退,噩梦不断,在女同事家中躺了一个星期。台湾老板委托我的顶头上司来看望过我,很多同事也来看望过我,惟独男友和雪儿没有来,男友的绝情让我伤心欲绝。

本文来自网络,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下一篇:没有了!

辣妈生活帮 国内最专业的辣妈生活小帮手 服务QQ:790646582 e-mail:zk8312@163.com

Copyright @ 辣妈生活帮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| 吉ICP备11002400号-27
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,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本站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。